2020年养老金上调新消息:养老金中央调剂 谁是大受益者?

  孔雀东南飞。这句出自1000多年前的东汉乐府诗句用来形容近些年人口变迁最合适不过。

  在内地经济向沿海转移的过程中,大量人口从中西部地区向东南沿海聚拢,以广东、浙江、福建、江苏为代表的沿海省份,工商业快速发展。同时,这些地区也不遗余力地张开怀抱拥纳来自各地人才。

  人才流动容易造成地域之间发展不平衡,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各省份年终GDP上,职工养老金收入同样是区域经济发展、人口流动的真实写照。

  一般而言,经济实力越强、城镇化率高,企业数量多、发展规模大的地区职工养老金收入越高,反之则较低。

  为了平衡不同地域之间养老金的分配问题,2018年中央出台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养老金进入全国统筹时代。各省统一上缴一定比例的养老金,这些养老金再通过下拨的方式转移到各地方。

  近日,财政部发布2020年中央调剂基金年度预算,2020年中央调剂金预计达到7398.23亿元,比去年实际基金调剂规模增加1095.23亿元,增幅达到17.4%。

  在这数以千亿的养老金盘子背后,谁是最大的贡献者?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撑起了全国养老金的半壁江山?分配不均衡的背后又反映了什么问题?

  7地区净贡献

  22地区净受益

  据财政部发布年度预算显示,广东职工养老金3500.68亿元,是全国职工养老金收入最高省份。   

  养老金收入最高,上缴比例也高。财政部信息显示,2020年有7个省份是净贡献,其中广东省上缴金额1085.45亿元,净贡献645.71亿元,排在第一。另有22个地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净受益,3个省份上缴划拨持平。

  净贡献的7个地区,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福建、山东一共贡献了1767亿元。广东一省的净贡献占比1/3,与北京两地合计净贡献占据了全国的半壁江山还多,成为养老金中央调剂的最大“粮仓”。

  辽宁、黑龙江、湖北、吉林、内蒙古、四川等22个地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则成为“净受益”地区。其中,东北三省和湖北是最大受益者。

  辽宁省净收益555.58亿元,黑龙江净收益485.56亿元,吉林净收益145.19亿元。这三省的净受益达到1186亿元,占总受益省份金额的6成多。

  东北三省由于产业升级,大量适工人口流失,老龄化率过高,养老金早已收不抵支,养老问题严峻,连续数年都跻身最收益地区。

  湖北今年则较为特殊。湖北今年调剂规模相比去年增长55%,主要是因为疫情冲击所致。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湖北省经济发展影响较大,企业经营遇到困难,中央出台了不少扶持湖北企业发展的措施,财政上对企业进行税费减免,因此增加养老金转移支付规模,十分必要。

  广东何以成为养老金的“最强王者”?

  近些年来,广东省一直稳坐国内经济第一把交椅,凭借便捷的水陆交通吸引大量资金投入,在市场和政策的主导下,产业集群,企业发展迅速。

  截至2019年11月底,广东实有各类市场主体1246万户,超过全国总量的1/10,市场主体数量连续7年位居全国第一。全省每千人拥有企业46户,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作为全国经济大省,广东企业数量多、体量大,并且随着劳动法规的不断完善,其养老金缴纳比较规范,参保率高,连续数年都是养老金结余最多的省份。

  2019年广东省养老金上缴额741.6亿元,远超过第二名江苏的478.8亿元,优势明显。

  除了经济优势,人口结构优势也是广东养老金结余较多的主要原因。   

  广东省凭借自身的经济实力,吸引了大量人口。

  2012年广东省常住人口10594万,到2019年时,增加了927万人口,相当于一个青岛市常住人口,增长迅速。

  这其中除了较高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外,外来人口尤其是年轻人的大量流入是重要因素。在增加的927万人中,有453万是15-64岁的适工年龄人口。

  同时,据《粤港澳、京津冀、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显示,广东本科毕业生流入率近年持续走高,2018年,在广东就业的省外生源占比达50.6%。

  整体就业容量高,外来人口多,年轻人占比高,老年人口抚养比也就较低。

  2019年全国65周岁及以上人口17603万人,占总人口的12.6%,广东这一比例为9%,老龄化程度相对较轻。

  缴费的人越来越多,领钱的人少,养老金结余就越多。

  同时,由于经济优势和人口结构优势,在长时间内广东养老金结余依旧会持续增多。

  东北三省成为净受益的背后

  是人口的不断流失

  在净受益的22个地区(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中,集体呈现出老龄化程度较高、年轻人口外流、养老金收不抵支的状态。而这一特征在东北三省表现得尤为典型。

  从近五年的人口发展看,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的人口一直在流失。其中黑龙江减少人口最多,从2014年-2019年人口减少了81.7万,辽宁和吉林的人口也出现流失,分别减少了30万和42.3万。

  这其中,15-64岁适工年龄人口流失最为严重。辽宁省从2015年-2019年,16-64岁适工人口减少了163.6万;吉林省16-64岁适工人口减少了85万;黑龙江省减少了150万。

  适工年龄人群的流失,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却在增加。2016年-2019年,吉林省65岁以上人口增加了73.6万,黑龙江省增加了130万,辽宁最严重,增加了144万。

  面对严重的人口流失现象,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分析,东北地区这几年人口外流的主要是青壮年,尤其是很多人大学毕业后就到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工作,留下的人整体老龄化程度比较高。

  另一方面,伴随着早期重工业发展,东北地区城镇化较早,且多以国企为主,领取养老金的人群比例较高。

  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变,企业市场化转型过程中,东北地区的国企受冲击较为严重,导致养老负担越来越重。   

  有年轻人的地方

  未来更可期

  整体看来,一个地区的养老金收支情况,不仅与人口老龄化密切相关,也与地区经济发展、人口流动有较强的关系。

  虽然江苏的老龄化程度也较为严重,但经济实力雄厚,人口流动性强,有大量人口流入,所以平均养老金收支也较为平衡。

  人才越集中的地区,经济越活跃。另一方面,经济实力越雄厚,越容易吸引年轻人才聚集。

  从人才流动方向看,2016-2019年东部地区人才流入占比分别为64.2%、63.2%、60.8%、61.6%,这意味着全国流动人才超6成向东部集聚。且在全国流动人才中,近8成集中在18-35岁这个年龄段。

  2019年东部、中部、西部、东北人才净流入占比分别为5.8%、-2.4%、-0.2%、-3.2%,东部人才持续集聚,中西部持续流出但有所收窄,东北持续流出且幅度扩大,形势严峻。

  人才是推动生产力发展的主力军,沿海经济实力强劲,城市吸引力不断增强,更多平台向全国各地的人才抛出橄榄枝,马太效应愈演愈强。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中西部城市开始招兵买马,火力全开升级人才政策,不断放宽落户政策,还在人才补贴、租房补助、购房补贴等多方面提供相应的待遇,以期通过政策优待增加年轻人才储备。

  建立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解决养老保险基金的可持续、收支平衡问题。但调剂来调剂去,都只是“蛋糕”如何分配的问题。

  对于各地区而言,如何促进地区经济稳定增长,吸引更多人才,将人才优势转化为生产动能,为社保和居民提供更多财政支持,做大“蛋糕”才是根本之道。

  从这一点看,未来一段时间内,地区之间“抢人大战”还将持续进行下去。

  
来源:
为您推荐
阅读推荐

2020年英国股市休市安排 英国股市休市时间2020年,对于投资外股的股民来说,你...

近日,二手车交易平台车置宝的不少员工在网上爆料称,公司已拖欠两个月的工资。...

2020年,好像真不是个太平年,发生的几件大大小小的时候,都够每家每户说上个一阵...

属鸡的人,在年初日子在之前过得很是压抑,3月不但工作不顺心,而且还经常会与家...